张世金律师承办云南、缅甸边境特大运输毒品案

御匾会在线注册

2019-07-11 16: 10

来源:合肥刑事律师张世金

张世锦律师在云南与缅甸边境进行大规模运输毒品案件[关键词]运输药物;冰毒;判死刑;有价值的服务

[Undertor]律师张世锦(18326616313),安徽晋亚太律师事务所一级合伙人,刑事辩护处副处长,亚太刑事司法研究所副所长

“云南警方”微信公众号

墨江警方:查获一起运送毒品案,查获4公斤冰毒

12月21日下午,普洱市墨江县公安局派出所民警在昆明高速公路公安检查中,查获别克车雨刷下夹层黑色塑料袋包装的药品。墨江地区。冰包7包,重4公斤,并逮捕了一名涉嫌当场运送毒品的嫌疑人。

78aad50aaf1e471ebba8a11a3394ae02.jpeg

[案件处理]

事发后,郑某某的妻子,云南和缅甸的毒品运输嫌疑人(保护嫌疑人和客户的隐私,这篇文章是化名),委托王亚林的刑事辩护小组张世锦介入在调查阶段。在这种情况下,签署委托手续。

考虑到此案的重大,复杂和疑难案件,张世锦先生从合肥起飞三个小时后抵达昆明,然后转乘昆明三小时的公交车。他于当晚12点抵达云南省墨江县哈尼族自治县。第二天8:30,他去了墨江哈尼族自治县看守所,与郑某某会面。在近三个小时的会议中,张世锦先生了解了案件的基本情况,并向郑某某提供法律咨询,告知他的刑法。 “刑事诉讼法”,处理案件的时限和程序等专业知识,对运输毒品罪的概念,宪法要件和判刑标准,特别是适用于死刑的有关规定和政策,提供了详细的答案。对于毒品犯罪。

会后,张世锦先生前往云南省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公安局禁毒大队与本案警务人员进行沟通,了解了实际的毒品犯罪死刑数量。云南:西双版纳5000多个,其他地区3000多个。承办商还表示,云南涉案案件数量不多,云南毒品犯罪死刑适用政策和实际死刑数量远远高于其他省份。

目前,郑某涉嫌贩毒案仍在调查阶段。

[运输毒品罪的标准]

第一次走私,贩运,运输和制造毒品,不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和刑事处罚。

[运送毒品犯罪的判刑标准]

第二款走私,贩卖,运输或者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没收财产:

(1)走私,贩卖,运输,制造超过一公斤鸦片,超过50克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或大量其他药物;

(2)毒品集团走私,贩运,运输和制造的主要内容;

(3)武装掩护走私,贩运,运输和制造毒品;

(4)情节严重时,对检查,拘留或逮捕的暴力抵抗;

(5)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

偷运,贩卖,运输或制造200克以上鸦片但少于1千克,海洛因或10克以上甲基苯丙胺和少于50克其他大量毒品的,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但不得少于超过七年,也将被罚款。

偷运,销售,运输或制造少于200克的鸦片,少于10克的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或其他少量药物,应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上,刑事拘留或控制,并应当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如果一个单位犯第二,三,四款所述罪行,应当处以罚款,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款的规定处罚。

使用或教唆未成年人走私,出售,运输或者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应当给予较重的处罚。

对于反复走私,贩运,运输或制造毒品的人,如果未经处理,应计算累计药物数量。

[毒品运输犯罪判决案件:对毒品运输犯罪实施死刑]

作者:王杰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学报名称:《人民司法(案例)》2014

判断依据:在司法实践中,死刑的适用应严格限于有证据证明其只从事毒品运输的被告。

案例:检察机关: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何先茂。

2012年2月11日,被告人何先茂从湖南省租来一辆汽车,运送毒品到湖北省武汉市。第二天早上7点35分,何先茂开车经过青正高速公路武昌收费站,经常接受警方检查。警方在汽车后备箱内检获一个黑色旅行袋,并从包中检获二十四包怀疑毒品包裹。根据药品检验,24包中的红色圆形颗粒为甲基苯丙胺,净重为13495.04克,平均含量为16.19%。

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何先茂犯下运输毒品罪,并向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审判: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定,被告人何先茂违反国家药品管理规定,非法运输非法运输13495.04克甲基苯丙胺,严重违反社会治安秩序。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是明确和有罪的。被告人何先茂被绳之以法后,虽然他可以如实地承认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但根据其罪行的性质和情况,惩罚他是不够的。因此,法院不接受轻罪处罚的请求。

判决的规定:一,被告人何先茂犯下毒品运输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所有个人财产。二,武汉市公安局临时拘留被告人何先茂用苹果手机和OBBO手机每人3000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被告何宪茂上诉:1。雇主被雇用来运输毒品。认罪的态度是好的,原来的判决太重了。辩护人提出了同样的辩护意见。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的意见:原判决确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定罪是准确的,判刑是恰当的。审判程序是合法的。建议拒绝上诉并保持原判。

经过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审判,被告人何先茂知道这是一种毒品并被运送,他的行为构成了运输毒品罪。关于何先茂及其辩护人,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是“人民吸毒;认罪的态度是好的,原来的句子太重了“。经审查,被告人何先茂向这名绰号为“陈哥”的人供认,雇用和运送毒品,证明了上述情况,赵某的招供,手机通话清单,以及警方发布的情况。证实。被告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和就业情况的辩护意见已经确立,二审法院接受了这封信。何先茂有大量的运输药物,后果严重。该罪应依法判处死刑。然而,鉴于何贤茂是第一次犯罪并被其他人雇用来运送毒品,他在回到案件后表示认罪并表现出忏悔。所涉及的药物没有流入社会并造成严重伤害。他因何贤茂被判处死刑,不能立即处决。被告人何先茂及其辩护人提出了“认罪态度和原判过重”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二审法院予以通过。最初的判决认为事实清楚,定罪准确。审判程序是合法的。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的意见出庭,二审法院支持。

第(一),(二)项的规定如下:1。维持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中的第二项(2012)E武汉中楚楚子00186号,即武汉市第一项被公安局暂时扣留的被告人何先茂使用的苹果手机和OBBO手机,3000元人民币依法没收,并移交国库。 (二)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湖北武汉中级刑事第00186号刑事判决第一款中,维持被告人何先茂的定罪,并撤销判刑部分;被告人何先茂犯有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死刑,缓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所有个人财产。

评论:本案判决的变更原因主要是因为第一和第二法院对相关证据的有效性有不同的判断,导致对被告贩毒性质的理解发生变化。转而影响药物的运输。掌握死刑政策。本案的重点反映在以下两个方面:

1.在刑事案件中适用于被告的事实和情况的证明

在刑事案件中,对案件事实的调查在判定罪和量刑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案件的事实不仅包括犯罪的基本事实,还包括影响被告判刑的情节,如法定的恶化,法定和轻微的情节,以及自由裁量的情节。案件的事实和相关情况最终得到证据的支持。证据所显示证据的有效性成为司法机构确定事实是否成立的基础。证据材料仅在符合相关标准后才出现并成为有效证据。司法机构可以接受和确认事实。

(1)通过证据证明定罪和量刑的事实; (2)通过法律程序核实案件定案的证据; (3)整个案件的证据合并,合理的疑虑被排除在确定的事实之外。可以看出,证据确凿,充分是中国刑事诉讼中定罪和量刑的证据标准,排除合理怀疑是另一个角度的真实和充分反映。所谓排除合理怀疑意味着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检方证明被告犯下了被控罪和相关情况,必须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 “超越合理怀疑”起源于英美法系,是普通法国家刑事诉讼中的举证标准。英国的丹宁勋爵认为,“排除合理怀疑”意味着不必确定,但必须包括高度概率。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据并不意味着排除任何可疑的阴影,如果针对犯罪者的证据是如此强,从而完全实现了这样一句话:'可能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已经没有现实'。如果是这样的状态,那么案件已经被证明排除了合理的怀疑,而其他的低证明了这一点。案件不能说满足排除合理怀疑的要求。“ [1]为了证明排除合理怀疑的内容,《布莱克法律词典》做出如下解释:“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据并不排除轻微可能或想象的怀疑,但排除合理的假设,除非这些假设已经基于;它是“实现道德信念”的证明,是陪审团判决和信念的证明,是一个理性的人陪审团成员在他们推断犯罪是由被告犯下时是如此确信,甚至不可能得出其他合理的结论“。 [2]在英美法系中,虽然合理怀疑被排除在司法系统中广泛而永久存在的刑事证明标准之外,但标准并未构成高度统一的定义。我们也可以理解“排除合理怀疑”的含义。这意味着案件的事实已得到充分确认。基于这一确认,法官完全相信内心的事实。总之,在刑事案件中,必须在不排除合理怀疑的范围内证明被控犯罪的罪行。但是,不应将以下类型的怀疑排除在合理怀疑之外:1怀疑故意为被告辩解。 2怀疑妄想; 3怀疑过于敏感;怀疑4个强词,刻意和批判; 5基于无证证词的怀疑。因为所有上述怀疑都不是基于理性思考后的诚实,公平和合理的怀疑。除了定罪事实适用于上述证据标准这一事实外,作为案件事实的重要组成部分,案件中被告人有利的事实和情况也适用于举证标准。即,确定了被告的事实和情况。事实和情况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一点,并将排除被告的合理怀疑,以便法官能够充分相信事实和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何宪茂运输毒品的基本犯罪事实得到了确凿证据的证实。被告并不反对事实,只是认为他受雇于该药物。药物运输主动权的确定将对被告主观恶性程度的判断产生影响,并最终反映在量刑中。因此,司法机关应依靠证据,认真对待被告人的辩护情况作出判断和判断。有关就业情况的案件有三个证据:(1)被告关于就业的陈述。 (2)警方获得的被告与雇主之间的移动电话清单。 (3)警方发出的声明,证实被告已被捕并与警方合作逮捕雇主。一审法院审查了上述证据,发现该案件没有抓住雇主。就业情况的证据没有达到一定和足够的证据标准,被告无法被确认就业。因此,被告及其辩护人所声称的就业情况不予承认。但是,经过二审法院审查后,相信虽然案件没有抓住雇主,但仍然可以确定被告是否被雇用来运送毒品。原因如下:首先,被告的供述是稳定,自然,高度可信的。从审判的实际经验来看,一般来说,案件的当事人对已经发生的客观事实有更深刻的记忆,并且在记忆时会有较少的错误记忆,如果当事人构成案件的事实,因为他们暂时放置谎言,通常不可能形成深刻的记忆。例如,如果您对同一事实进行多次回忆,则往往会出现不一致或矛盾的事实。被告被带到案件后,第一次供认开始了。有关药物租用和运输的时间,地点,人员,联系方式等的详细信息是一致的,没有矛盾。其次,被告人的供述得到有关证据的证实,进一步提高了就业情况的真实性。当警察逮捕了被告时,他们查获了两部手提电话。被告承认其中一部手机被用来与雇主沟通。警方提取了手机的通话清单。通话记录反映出手机在事件发生前几天内只有19个电话,其中有一个手机号码(被告供认的雇主号码)。任何其他号码的通话记录,通话清单确认的情况与被告的供述一致,并且雇主为双人联系提供移动电话。最后,警方发表声明,进一步加强被告就业的真实性。警方的情况说明书证实,被告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并协助警方处理案件,以诱骗雇主。但是,由于被告在通话期间感到慌乱,另一方被怀疑,导致被捕物体“脱离”。虽然案件未能抓住雇主,但相关证据可以相互确认,并且证据已在雇主周围形成,具有很强的证据效力。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告首先被判处死刑。就审判经验而言,被告不会全权负责保护幕后人物。如果被告正在调查,审查和起诉,并且在初期阶段,为了保护共犯,案件中涉及的相关事实是捏造的。此时,为了生存,将真实地承认案件涉及的事实,以争取更轻,更少的惩罚。相反,本案被告在调查,审查和起诉中一贯表示,并承认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的情况,并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从侧面确认供述的真实性。从现有证据来看,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证据表明被告正在运输走私,制造和贩运的毒品。没有证据表明被告有犯罪的犯罪记录。总之,现有证据可以排除对被告的合理怀疑,促使二审法官说服案件的相关情况,从而做出有利于被告的事实确认,即被告受雇于其他人运输毒品。

二,死刑适用于运输毒品罪

毒品犯罪是在中国保留死刑和适用更多死刑的罪行。由于中国的法律对毒品犯罪的死刑适用过多,死刑的法定刑罚过宽,判决的灵活性过大,地方法院的毒品犯罪死刑,不同谅解的适用有导致毒品犯罪死刑标准不统一的现象。最高人民法院近年来认真总结了国家法院关于毒品犯罪审判的经验,并就毒品犯罪,特别是与毒品有关的死刑判决的具体适用提出了许多指导意见。《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会议纪要》)于2008年12月1日发布。《会议纪要》明确指出,运输毒品罪应着重打击煽动和雇用他人运输毒品的犯罪分子。接收和接收货物的吸毒者,买主或卖主。运输与毒品有关的犯罪集团的主要内容,组织,煽动,雇用他人运输毒品,毒枭,职业贩毒者,毒品累犯和武装掩护,暴力抵抗检查,拘留或逮捕,参加有组织的国际毒品犯罪,药品运输,药品运输或者其他严重情况的,应当依法严惩,并判处死刑。

同时,[0X9A8B]也指出单纯的贩毒行为具有依赖性和辅助性的特点。由于部分涉案人员是被告、就业贫困者、边民或失业者,他们只为他人运输毒品赚取少量运费。他们不是毒品的所有者、买家或卖家。与幕后组织、策划者和雇主相比,他们在整个毒品犯罪中处于从属、辅助和主导地位。他们的作用和主观恶意相对较小。危害也相对较小。因此,对于这部分运输毒品罪,其处罚标准应与走私、贩卖、制造毒品罪和上述情节严重的运输犯罪不同。它不应仅仅基于所涉及的药物数量。决定罚金的重量。有证据证明被告人确有受指使、受雇参加毒品犯罪的运输,并且是初犯或者轻罪的,可以从轻处罚。即使毒品的数量超过了死刑的实际数量,也可以立即执行死刑。

件。运输有武装掩护、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的毒品的犯罪分子。,了解更多信息只有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可用。

何先茂

毒品

被告

死刑

贩毒犯罪

读取()。

投诉